武松娱乐平台 > 走进修仙 > 第五十八章 为妙手之匠,穷万古风流
  其实,王崎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在这个宇宙,其实已经存在一种储存量极高的存储手段——灵力。

  将灵气锻炼成法力、仙力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将自我意识的信息录入灵气的过程。而就现在来看,灵力所拥有的、容纳信息的自由度,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只要王崎愿意,他甚至可以设计出一套储藏方式,将“诗句”转化为某种灵气能够记录的信息,然后向修炼法力一样将之录入。以央元卫星的体量的话,就算存入王崎所能排列的全部诗句也只是小菜一碟吧?

  但是,那需要很长的时间。

  除开王崎这个例外之外,所有的仙人,都是使用漫长的岁月才将自身的信息储存进自身的法力之中。王崎这样做,就表示他要将“非修法”的信息写入灵气之中,这难度无形之中又上升了一层。

  如果要现场记录所有的排列组合,那么,也就只能利用兽机关本身的性质边写入边记录了。

  而为了让“诗集”能够从央元卫星一直到央元本体,王崎也必须让“诗集”足够兼顾。因此,兽机关集群也需要足够的空间,载入整体加持的法度,让自身硬化,不至于散落。

  甚至于说,王崎还必须要让这些“诗集”回到月球上。

  因为质量。

  这样的储存方式,就算是用尽整个央元卫星的物质,也无法将所有有可能出现的诗句全部储存下来。而若是央元卫星的质量全部转移到央元星上,就必然会引发动乱。过量的兽机关会直接压垮大片的地壳。而其后引来的地质变动,也足以让整个生物圈洗牌。

  那就必然会是一场星球级别的巨大灾害。

  所以,所有的诗集之上,都会有法度,他们在央元行星的地面上停留三个时辰之后,就会蓄满力量,然后释放法阵,逆着重力的方向升上月球。另外,如果有人读过“诗集”之中的诗句,那么它们同样会立刻返回。

  小皇帝手中的“诗集”就突然爆发出一阵灵光,然后如同灯火一般缓缓向前。幼帝愣愣地伸出手,想要如捉萤火虫【虽然幼帝根本没见过萤火虫】一般捉住这前所未有的诗集,但却捉了个空。

  银色的“诗集”如同孔明灯一般缓缓升起。

  在银色的流星雨中,这唯一一个逆着“大流”而上升的光芒并不起眼。王崎大摇大摆的走到高台之前,然后手一翻,取出几十台“阅读器”——虽然外形上和王崎之前送给幼帝的一样,但是这几十台却是用普通的仙道炼器手法做制成。

  若是放在之前,光是“仙道法器”就足以让毓族愤怒。而王崎的行为更是无礼到每边了。只见他随手一扔,几十个法器就像是扔垃圾一般被他扔到地上。

  但此时已经没有人来指责王崎的无礼的。人都有意无意的遗忘了王崎的“君前失仪之罪”,甚至于说,他们自己皮兜顾不上保持仪态了。那些赫学名宿、台学大家、文坛泰山,一个二个都如同拾荒者一般,在地上争抢。而抢到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开始阅读王崎的诗集。

  正如宙弘光所说,其实大部分诗句,都只是连一星都不到的废诗,但这些读书人依旧可以赞叹这些诗句用字的“险”与“奇”——因为正常毓族根本不会这样用字。这些遣词之法,实在是想前人之未所想。

  而随着这些“诗集”的阅读,更多的“天灯”缓缓升空。

  最开始的时候,王崎的诗句之中,最好的也不过是二星。而第一首三星诗句,是在“超级吟诗”开始后的第二个时辰出现的。这仿佛是一个预兆,更多的二星、三星诗词出现。人们也看到越来越多攒成一团的文星。

  而到了第三个时辰,一首五星诗词瞬间引爆全场。

  方才,子虚易也完成了一首五星诗词。一夜两次诗成五星,原本应该是文道之中最为轰动的盛事。但是,已经没人记得这件事了。

  在这之前,绝大多数文人都觉得,诗文的质量远胜数量,一首五星诗词传世,远胜千百首一星诗词在几十年之内被人遗忘。

  但是,那只是他们没有真的见过“绝对的数量”。

  什么是绝对的数量?

  天空之中,那文星组成的璀璨苍穹!

  王崎甚至感觉到央元整个灵气环境的变化。风的流向逐渐诡异,磁场在抖动,大地微微战栗。

  央元所有长生者都坐不住了。他们在关注这边。

  这就是长生者的威能。如同圣帝尊初破仙门就一口灵气吸得神州灵力失衡一般,数十位长生者的“情绪”,也足以让整个星球产生变化。

  但就算是这样的长生者群体,面对这一场超乎想象的“吟诗”,都只能颤抖。

  “这……这……”高台之上,有一人又哭又笑:“这!万古风流!万古风流啊!”

  见过写诗的,没见过这么写诗的!

  有人再看王崎。而此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盘腿坐在地上,满是好奇的王高台之下看。

  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敢将之视作“化外蛮夷”了。

  这个异族,一个人,一夜,写出的诗句,数量就超过了毓族五十三万年的总和。

  虽然说经典名篇的数量远远不如,但是,数量多啊。以至于当六星名篇终于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麻木了。

  文字的组合是如此的多,但是有意义的,其实并不多。

  “真真万古风流……”

  “这一生,能够目睹此情此景,值了……”

  “前古未有……不,空前绝后!”

  子虚易身边,一个年轻的才子站了起来,大声吼道:“我也要作一首诗,咏这前无古人的文道盛事!”

  “啪!啪!啪!”只听得王崎居然缓缓鼓掌。这个偃匠,竟微笑道:“欢迎,欢迎,这位兄台若是作诗,那就是排除了一种组合与许多相似组合,并更新的加权算法,减轻我的工作量。”王崎也对着台下道:“我也劝诸位趁着这个机会,多多吟诗。不然的话,以后吟诗的机会,可就不多了。”

  王崎话出口的这一瞬间,子虚易脸变得煞白。

  半晌,高台之下,诗名满天下的意味文坛泰斗突然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作诗,只会越来越难的。

  音乐之中,古典乐之所以衰落、流行音乐之所以听起来越来越像,就是因为,堪称经典的排列组合,实际上是有限的。

  而当那些组合被王崎占据的时候,后面的诗人,不管才情去到了怎样的境界,都不可能获得文道承认了。

  ——相同的诗句,只能出现一次。

  甚至于说,所有的诗人在作诗之前,都必须熟悉央元卫星之上的已经存在的所有排列组合,再去避免找到与之相似的诗句。

  而对于数量已经增长到毓族诗句总量数倍、并且还将继续增长的这个“诗”的集合来说,光是诵读一遍,就已经是不可能了。哪怕你有长生的境界。

  因为,你就算有无限的生命,去和这个“低配诗云”较劲,对面写诗的速度,也比你阅读还要快。

  什么一目十行,在每秒千首、万首的增长速度面前,都只是个笑话。

  除非侥幸,否则作诗本身就已经很难了。

  而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刹那间,就有许多毓族文人身上传出了诡异的波动。

  只一瞬间,文心崩坏。

  这一场超级吟诗,一直持续到早上。

  “银色实际”依旧在不断的落下又不断的升起。一条史无前例的银色涓流连接了两个星球。

  天央从东方升起。此时,央元卫星吸尘。已经化作纯黑球体的央元卫星,在恒星的光辉之下非常显眼。而它表面甚至银光粼粼——那是“诗集”形成的“地貌”。

  小王爷视线一直钉死在月球上,脖子也随着月球而转动。他甚至没有觉察到眼睛与脖子的酸涩。直到央元月球要落下地平线,他才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我……我……我服了……”

  说完,这个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幼帝面色苍白。

  而子虚易则站了起来,一摇一晃的走到了王崎面前,然后深深一拜。

  “师当受此一拜……”

  毓族不是特别重视某一个个体。因为所有人都觉得,没有哪一个个体可以超越毓族的,甚至不能与千古的风流相媲美。

  但是,这五十三万年所有的诗家加一块,又能够和这个异族比吗?

  万古风流?一人之力便足以抵过了吧?

  王崎咧了咧嘴。他站起身,大大咧咧伸了个懒腰。

  宙弘光上前一步,语气之中隐隐有些敬畏:“这就是……格物的道理?诗文真的是物?”

  “当然,在我眼中,数是物,字是符号,也属于物。”王崎点了点头。

  宙弘光怅然若失:“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他看来,王崎已经不下于圣人了吧。

  王崎道:“我只是一个匠人啊左相。”

  “不,这又岂止是‘匠’……”左相惊呼出声。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王崎道:“我只不过将那一只‘妙手’打造出来了。这就是工匠的活儿。”

  :。:

看过《走进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