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娱乐平台 > 我本三国一路人 > 卷三 第三百二十二回 合作牵制
  演出已经结束,陆兰也完成了她的引退宣言,在全场上上下下尽是不舍的呼喊声中退回了后台,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坐在静室里,望着梳妆镜中的自己发着呆。

  自建安十二年被陆仁给推上舞台,到现在的建安二十八年已经整整十六年,而当年那个调皮可爱的小丫头,现在也已经年将四旬。

  十六年的时间,已经足以改变太多太多的事物,陆兰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心智成熟的她也有了很多很多属于自己的想法,却也因此更加的了解了陆仁当初对待自己的那份良苦用心。

  但也因为这样,陆兰对陆仁的那份情感也越来越深,只不过不再像当初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那样总是想腻在陆仁的身边。至少现在的陆兰早已明白,自己如果是一味的腻在陆仁的身边其实没什么意义,不但会帮不上陆仁什么忙,还会给陆仁添上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总之,现在的陆兰成长了很多。也是正因为这份成长,使得她作出了在辉煌灿烂的时候却激流勇退的决定。而在走下了舞台之后,她就会按那个时候对陆仁说过的那些话那样,在明白了许多的事情之后想去看看这个世界。至于陆仁,作为一个现代人却也格外的了解陆兰的这种想法,所以十分的支持陆兰的决定。

  不过在那天得知了陆兰想去看看世界的想法之后,陆仁这家伙却也连带着萌生出了一些别的想法。这么说吧,陆仁一直都很希望华夏的民众能走出去……好吧,说得不客气点就是陆仁想让华夏民众们的心中多出一些对外殖民的思想,而不是被传统思想给束缚在华夏大陆的圈子里面。那么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有领头人去引领民众,告诉民众们外面的世界其实是有多么的大。然后毫无疑问的,陆兰的影响力就很合适。

  这些且先不扯,只说此刻陆兰仍然是坐在静室中发着呆。

  十六年的舞台生涯,给陆兰留下了太多太多难忘的回忆。现在宣布引退而离开舞台,尽管是她自己早就作出的决定,可真到了这个时候,陆兰的心中还是升出了一股淡淡的失落感,觉得心里面忽然之间有些空空荡荡的,好像少了些什么……其实这也没什么,人之常情而已。若是换成了其他人,又有几个人会没有这样的心情?

  又呆坐了良久,陆兰忽然冲着镜中的自己展颜一笑,跟着就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样也好!至少从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再那么累了。明天我要睡到下午才起来。”

  自顾自的傻笑着,静室的房门却被人轻轻叩响,陆琴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兰姨?”

  “是小琴啊!进来吧。”

  房门开启,陆琴来到了陆兰的身边。彼此间先是随意的打了个招呼,然后陆琴就望着镜中的陆兰双目放光:“兰姨就是兰姨,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漂亮。可笑的是外面有些嫉妒兰姨的人还说兰姨的漂亮都是靠着打扮粉饰出来的,却不知道洗净了铅华的兰姨才是最美的。”

  陆兰微笑着伸手掐了掐陆琴的鼻尖:“你这丫头的嘴巴总是这么甜。你今年十七岁,而你兰姨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除了会跟在你那臭老爹的身边,给你的臭老爹添乱之外,嘴巴也没你这么甜。”

  陆琴又看了陆兰几眼,忽然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兰姨,你说我以后能像你一样吗?说真的,今天看你最后的那一段,我都忍不住哭了好几回。”

  陆兰淡然的一笑,忽然起身之后把陆琴给按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接着双手也在陆琴的脸庞上轻轻抚过:“小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嗯?怎么了?”

  陆兰又笑了笑,轻抚于陆琴脸庞上的指尖也愈发的轻柔:“当初我登上舞台的时候,也曾经向你的臭老爹问出过差不多的问题,你知道你的臭老爹是怎么说的吗?”

  “哎?老爹他怎么说的?”

  陆兰微笑依旧:“你那臭老爹说,如果连我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得到,所以问题不是自己能不能做得到,而是自己有没有用心去做。就因为这样,我用心了十六年的时间才有了现在的自己。小琴,现在我把这句话传给你……你的容颜、你的天赋,甚至还有你的资本、你的后台,都不在当初的兰姨之下,所以你只要用心去做了,那么你将来能够获得的成就也一定会在兰姨之上。”

  “兰姨……”

  陆兰摆了摆手,示意陆琴别再多说,随即就改口问道:“对了,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陆琴这时也回过了神,忙道:“娘亲、甄姨娘(指甄宓),还有荀先生,让我来找兰姨你一起去吃个饭。”

  陆兰与蔡琰、甄宓她们的关系没得说,被叫去一起吃饭很平常。但陆兰毕竟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也是非常的清楚,所以在听到“荀先生”的时候就微微一怔,知道这个饭局恐怕不只是一起吃个饭那么简单。本来是想问问陆琴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之后却没有向陆琴问出口。说起来,陆琴现在毕竟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小丫头,一些事情她不怎么懂。

  应了陆琴一声,陆兰就去换了一身便装,然后和陆琴一起悄悄的溜了出去。不悄悄的溜不行,那个时代冒出来的追星族、狗仔队也厉害得很。

  闲话少扯,只说陆兰和陆琴悄悄的来到了就餐的地方,而这里正办着一个小型的餐会,也就是陆仁整出来的自助式宴会,夷州的一些官员和头面人员也已经在各自随意的攀谈、用餐。

  这些都没什么,陆兰来了之后是被请入了中厅,蔡琰和荀彧等人都在等着陆兰。不过让陆兰有些意外的,却是在中厅的座中居然还有着几个肤色、发色、眸色各异的老外。

  随着陆兰的入厅,蔡琰和荀彧他们还没多大的反应,反到是这几个老外一见到陆兰就急忙的离席迎了上来,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汉语向陆兰问好,甚至还在激动之下夹带出了几句外文。有翻译连忙跟上,陆兰却笑着摆了摆手,随即以同样的外文向那几个老外问好。

  荀彧见状微微吃惊,连忙向身边的雪莉问询,雪莉只是笑着回应道:“是拉丁文。不过我也不知道小兰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各自问候完,陆兰拿眼扫了扫就坐到了荀彧和雪莉的中间,然后不动声色的向荀彧问道:“荀公,这些罗马人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们把我叫来吃饭,应该没那么简单吧?”

  荀彧表示赞许的向陆兰点了点头,但在赞许之中却也带上了几分歉意。说起来,荀彧和陆兰那也是老熟人了,毕竟陆仁当年在老曹麾下刚混了没多久就收留了陆兰,然后很多时候也是陆兰在帮着陆仁跑跑腿什么的,荀彧那里更是没少去。而那个时候荀彧就很喜欢,也很欣赏这个活沷可爱、聪明伶俐的兰丫头。甚至可以说当时的荀彧如果不是在很多事上有所顾虑的话,他都想代他的长子荀恽向陆兰求亲。

  后来荀彧于建安十七年来到夷州,而那时陆兰已经登上舞台五年。刚开始的时候,荀彧还不怎么理解陆仁为什么要把陆兰给推上舞台,毕竟在传统人仕的心目中,优伶们的社会地位可不怎么样。可是当看到陆仁的很多事情在陆兰的帮助下很轻松的就完成了之后,荀彧的一些想法就发生了改变,同时对陆兰的评价又高了很多。再在之后的时间里,荀彧其实也没少找陆兰帮忙搞些宣传之类的事……要不然陆兰怎么会一听到“荀先生有请”就皱眉呢?

  这些不扯太多,反正荀彧是向陆兰歉意的一笑之后就低声道:“这几个老外的确是罗马那边过来的,而且其中还有罗马皇帝的使节。”

  陆兰微微蹙眉:“怎么又把我给扯上了?这回又是想让我帮什么忙?”

  荀彧的语气之中仍然带着歉意:“本来你已经宣布引退了,不该再麻烦你的。可是小兰啊,这回的事情真的是很大,需要你帮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忙。”

  “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个情况说起来有点话长。

  陆仁现在不是出兵在外吗?而陆仁的主要敌人是中亚地区的安息和贵霜这两个大帝国,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并不好惹。

  两个中亚地区的大帝国啊!陆仁现在的实力是很不错,但陆仁还没有自大到敢和这两个大帝国同时开战的份上。事实上即便是现在的对贵霜作战,陆仁都打得小心翼翼,宁可放慢步伐也要稳健为上。

  可是在另一方面,安息和贵霜同出于波斯,彼此间一直以来都非常良好的外交关系是不能不考虑的。而在原有的历史上,安息王室被萨珊王室所取代之后,贵霜方面就接纳了不少原安息王室的人,并且与萨珊之间的战事不断,这也映证了贵霜与安息之间的关系。(这些有点扯淡,剧情需要而已,别当真。)

  再一个,陆仁知道婉儿出现在安息之后,对贵霜的中上层贵族玩了一手“精神控制”,这也使得安息与贵霜之间的关系愈发的非比寻常。而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你刚打了这个,另外的一个马上就出兵帮忙。事实上在仰光之战的时候,安息那边不就派了一些战船过来帮贵霜吗?

  所以说,陆仁最担心的事情其实是发生了的,但是在陆仁小心防备的同时,安息那头却没有了后文,至少也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在仰光之战的时候安息派了些战船过来帮忙之外,安息就再没有派出过别的军事力量来帮助安息。陆仁与惊讶与力求谨慎之下,马上加派了对安息方面的情报力量,最后得来的消息是罗马与安息又肝了起来。

  罗马方面与安息本来就是死对头,特别是在两国之间的亚美尼亚地区,常年以来争端不断。而陆仁所处的时间点吧,正好在不算太久之前就暴发过罗马与安息之间又一次大规模的战役,最后的结果是罗马方面败退,还赔偿了大量的财物,这对罗马方面来说绝对是耻辱。

  本来之后的安息会因为内斗与战争的原因而衰弱,随之被萨珊王朝所取代,但却因为婉儿的出现并且帮助卡丝伊莉的缘故,使安息有了中兴之势,但这与罗马方面的关系不大。而罗马方面在经过了一些年的休养生息之后,又萌生了向安息复仇的心思,于是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又一次的在亚美尼亚地区打了起来。

  也就是说,陆仁最担心的安息,其军事力量在这个时候被罗马方面给牵制住了。然后在罗马那头,其实也有着和陆仁差不多的担忧。陆仁打贵霜会担心安息的介入,罗马打安息则是担心贵霜会介入,因此双方其实有着共同的利益点。

  如果是按照原有的进程,罗马方面和大汉方面在这一时期根本就没什么联系可言,但现在由于陆仁的介入,到使得罗马与陆仁之间有了联系。早年间陆仁就极积的想把货物卖去罗马,而前些时候罗马的东部行省也有意向陆仁购置可以对抗安息火器的武器。总而言之,双方算是这样的“勾结”了起来。

  当然对罗马来说,陆仁仅仅是把火器卖给他们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的是军事方面的盟友,可以帮他们在打安息的时候能够牵制住贵霜的盟友。所以所以,现任的罗马皇帝在听说了罗马东部行省向陆仁购买火器的事情之后,就积极的授意有能力与陆仁取得联系的东部行省务必要与陆仁进行对话,于是乎罗马那边的使节就这么被派了出来。

  也是该着巧,安息原本对罗马的东部行省有不错的海上路线封锁,但不久前陆仁不是派黄忠、周瑜、孙尚香搞定了锡兰吗?这就给罗马的舰队突破安息的海上封锁线提供了一定的便利。在抵达锡兰,完成了补给与休整之后,这支罗马舰队就直奔仰光。并且在与陆仁见过面之后,又再次的奔赴夷州。

  这到不是陆仁作不了主,而是罗马使节的身上有罗马皇帝的授意,要考查一下陆仁的实力,所以向陆仁要求去夷州看看,陆仁对此也没什么异议。政治外交就是这样,你想要得到对方的合作,该给对方看的东西就得给对方看。要是你拿不出合作的资本,别人又凭什么与你合作?而这也就是这几号老外会出现在夷州的原因了……

看过《我本三国一路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