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娱乐平台 > 大夏王侯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风雨将至
  三危山,诛仙剑阵开,太古第一杀阵再现绝世锋芒。

  亿万变化,今现百一,无穷无尽的剑光纵横交错,带出一瀑瀑刺眼的血花。

  凶剑诛仙,凶芒无尽,从太古以来斩杀无数强者后遗留的煞气不断在仙剑周围缭绕,恐怖的威压,分天裂地。

  剑阵中,三千幽冥大军伤亡越来越多,无数剑光中,三千魔军难以抵抗,残肢断臂纷飞,血水染红整个三危山。

  大地上,鸾族地脉不断崩裂,灵气尽数被陷仙吞噬,漫天红光,将鸾族秘境尽化红色地狱。

  诛仙、陷仙,遥相呼应,名震上古的两口仙剑,震慑四大仙域,无人敢触其锋芒。

  四大仙剑现其二,虽不复昔日顶峰,然而,仙剑之威启是凡兵可及,交锋间,三千幽冥大军手中,一口口黑色弯刀断裂,难承极致剑威。

  三危山外,宁辰周身风雪狂卷,天书相继开解,强行控制两口仙剑,身后,鸾王助势,一身王者顶峰的功体全部灌入前者体内。

  顶峰王者助势,一境地脉加持,剑阵中,剑气磅礴如雨,无始无终,无极无尽,剑光所至,满目残红。

  鸾族秘境上空,天魔传令使、南方掌令使面对周围纵横交错的剑光,神色尽是凝重,功体全开,抵挡杀戮之剑。

  吞天壶魔焰汹涌,吞噬了一道又一道剑光,然而,无穷无尽之剑,难以尽噬,两位令使神色凝重异常,全力护持己身。

  剑气狂暴无尽,永无止境,南方掌令使感受到来自上空仙剑的杀机,脚步一踏,纵身入空,欲要先行毁剑。

  “不可!”

  天魔掌令使见状,面色一变,身影闪过,急速追了上去。

  诛仙剑下,南方掌令使怒掌倾元,雄浑无匹的掌力直接拍向天际凶兵。

  轰隆一声,魔掌撼凶兵,惊天动地的震动中,诛仙剑突然剧震振动起来。

  掌力加身,剑身上,一道道裂痕出现,病王石难承王者魔威,开始寸寸龟裂开来。

  三危山外,鸾王见状,神色微变,开口道,“不妙,他们想要毁剑。”

  “无碍,他们毁去的只是我以拙劣手段重铸的病王石剑而已。”

  说话间,宁辰双手开合,生之卷催动,天地无神四卷开启,浑浑异光,不断在剑境中弥漫,两大仙剑感受到主人意志,立刻剧烈震动起来。

  下一刻,陷仙剑上,红光冲天,巨大的红色光柱贯穿天地,剑流逆行,奔腾呼啸。

  王境上空,诛仙开解,无数崩裂的黑色碎石飞落,凶剑现本貌,非石非玉的剑身,古朴大气,裂痕纵横交错,让人震撼。

  诛仙剑动,真正的凶兵再现惊世之威,巨大红色光柱贯入凶剑之内,摇动万里风云。

  这一刻,震撼人心的一幕发生,陷仙助势,诛仙神剑凶威急剧攀升,一道万丈剑光凭空出现,轰然斩下。

  “快退!”

  天魔传令使神色大变,看着天际斩下的剑光,急声喊道。

  听到提醒,南方掌令使身影急退,然而,极剑无距,想退,已来不及。

  “轰”

  剑光落,天地沉,整个王境上空,虚空被剑光齐齐斩开,恐怖的大裂痕,无尽蔓延,不见首尾。

  “呃”

  南方掌令使翻掌擎天,欲挡凶剑,然,凶剑无尽,势不可挡,一瀑凄艳的血红喷涌漫天,王者双臂应声断裂。

  一剑断双臂,剑势依旧不见减弱,直接斩开王者之身,摧魂断命。

  惊世一剑,无可形容,余威落下,再度斩向急速而来的天魔掌令使。

  “喝!”

  天魔掌令使见状,怒上眉梢,一声沉喝,催动天魔第一皇器,硬挡凶剑。

  轰隆剧震,仙剑、魔器应声碰撞,刺耳的震动中,魔器颤抖,虽是挡下了仙剑,然而,级别截然不同的两大重器,依旧高下立判。

  剑势尽,余波震荡,天魔掌令使嘴角鲜血溢出,身影急速从天而坠。

  怦然一声,尘沙漫天,大地上,天魔掌令使踉跄起身,伸手擦掉嘴角鲜血,看着天际凶剑,面露震撼。

  这便是传说中的诛仙剑吗,竟然可怕到如此程度。

  王境内,随着剑光的纵横,三千幽冥军已所剩无几,恐怖的杀戮之剑,尽展太古凶威。

  就在这时,三危山外,宁辰口中一声闷哼,鲜血自嘴角点点滴下。

  鸾王见状,立刻收敛三成力,沉声道,“不可再勉强,你的身体无法承受这么多力量。”

  “无碍!”

  宁辰压下体内伤势,目光看着王境的天魔传令使,凝声道,“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必须将此人永远留在这里,方才能将今日发生的一切,全部掩埋。”

  “可是你的身体!”鸾王面露担忧道。

  “没事,鸾王前辈无需担心,我功体特殊,这些伤势不会对我有太大影响。”

  宁辰应了一句,眸中光华越发璀璨,双手开合,五卷天书之能极尽升华,加持仙剑之能。

  后方,鸾王心中一叹,也不再多言,功体催动,一身真元尽数灌入其体内。

  两人联手,昔日祥和的鸾族净土尽化森鬼地狱,无数残肢断臂洒落满地,骇人异常。

  三千幽冥大军,已无一个活口,整个诛仙剑阵中,唯剩一人,满身鲜血,刺眼夺目。

  天上地下,诛仙、陷仙,两口仙剑不断轻鸣,浑浑剑息,蔓延至王境每一个角落,不留丝毫退路。

  掌令使战死,传令使心中又惊又怒,催动吞天壶护住己身,身影不断腾挪,不敢再硬碰凶剑锋芒。

  就在天魔传令使生命垂危之刻,远方,魔元迅速蔓延而来,恐怖的威压,震动整个大世界。

  “七曜魔皇!”

  感受到远方极速赶来的气息,三危山前,宁辰脸色微沉,看了一眼后方的鸾族族民,当机立断,不再恋战。

  “退!”

  一声沉喝,宁辰翻掌纳元,收回两口仙剑,旋即一剑斩开虚空,带过身后众人走入其中。

  众人离开不久,天际,魔云压境,一尊黑色魔阳从天而降,魔阳中,威震天地的身影,周身光华耀动,皇道威严,让人惊惧。

  惊天一掌,坠入人间,一掌粉碎剑阵余威,七曜魔皇看着下方传令使,冷声道,“他们人呢?”

  天魔传令使看向上方七曜魔皇,立刻行礼,疲惫道,“启禀魔皇,已经逃了。”

  七曜魔皇眸子闪过冷意,神识释开,片刻后,收敛神识,道,“回去之后,自己去囚魂渊领罚。”

  听到囚魂渊三个字,天魔传令使身子狠狠一颤,旋即俯身领命,道,“微臣领旨。”

  七曜魔皇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身影腾空,消失天际。

  天魔传令使看了一眼周围满目疮痍的战局,强行压下体内的伤势,从三危山离去。

  两人离开半个时辰后,三危山外,虚空卷动,片刻后,一道大裂痕显化,素衣身影走出,后方,众多鸾族族民亦随之现身。

  踉跄数步,一口鲜血呕出,强行压制伤势至今,宁辰体内伤势爆发,反噬其身。

  “公子”

  冬雨、夏至面色微变,道。

  “我没事。”

  宁辰稳住身形,生之卷催动,渐渐压下伤势,目光看向后方鸾族众多族民,面露欣慰之色,不论如何,能护下鸾族,一切都值得了。

  鸾族因为从属凤凰一族,才会引得如此大祸,他身居凤凰传承,不能坐视不理,而且,初来此境时,鸾王给了他不少的指点,对他帮助甚大。

  “多谢宁先生相救之恩”

  就在这一刻,后方,以鸾王为首,所有的鸾族族民全都跪下身子,叩谢大恩。

  宁辰见状,立刻上前扶起鸾王,轻声道,“鸾王前辈不必多礼,这是我应该做的,此地已非安全之地,前辈还是尽快带着族民离开吧。”

  鸾王轻轻点头,目光不舍地看了一眼前方的三危山,鸾族世代生活于此,今日离开,或许就是永远。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还在,一切都还有希望,如今天魔皇族动作不断,原始魔境很快便会进入大清洗的阶段,今后,鸾王前辈便带着族人找一处无人的地方,安心退隐吧。”宁辰正色道。

  “嗯”

  鸾王轻应,转身看向身后族人,开口道,“我们走吧。”

  “是!”

  众位鸾族族民恭敬领命,跟随鸾王一同离去。

  “公子。”

  离别在即,夏至眸中萦出泪水,不舍地看着眼前人,她知道,这一次分别,今后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

  一旁,向来成熟懂事的冬雨也不忍地偏过头,眸子微微发酸。

  “好了,又不是真的永远都见不到了,何必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宁辰抬手拍了拍两个丫头的脑残,神色温和道,“跟随鸾王前辈好好修炼,今后说不定公子还要指望你们帮忙,尤其是夏至,要好好听你姐姐的话,不要偷懒,明白吗?”

  “嗯,我一定努力修炼。”

  夏至擦掉脸上泪水,使劲点了点头,道。

  “走吧,别让鸾王前辈等太久。”

  宁辰看了一眼远方的鸾族之王,开口道。

  冬雨、夏至轻轻点头,心虽不舍,却还是迈步离去。

  目送众人离开,宁辰脸上的温和渐渐消失,现在,该回去迎接狂风暴雨了。

看过《大夏王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