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娱乐平台 > 行道大千 > 第两百四十章 大千世界
  昔共工与颛顼争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谓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陷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在地球幼年时的张世平在父亲的教导下熟读道家四经,曾幻想过《淮南子》中这一幕的壮丽。

  少年时修道后,也憧憬过自己挥洒之下天地变色的神通。

  到了如今,横渡虚空,登临神位。与异世之中将神话之中的一幕再现时,心中却无半点得意之情。

  唯有疲惫!

  大战已经三日,竭尽全力之下,即使是永不疲倦的神躯以感到支撑不住。

  天上的土之镇星大放异彩,皓月朗日不能掩其辉;整个大地也在响应着泰一的每一次攻击;而在泰一掌控之下的冥土,也爆发出全部的力量用来支撑泰一的战斗。

  但是这一切,却始终无法让泰一奠定胜局。

  “哈哈哈,真是痛快!能够在夺回泰山之前,能够与你这样的家伙一战,实在是幸运。等我杀了你后,我会驱使整个东土氏族的人在泰山为您雕刻神像,然后用他们的血来为你的死亡增加颜色!”

  看着天空之中身体不受控制的散逸神光的泰一,昆冈巨蛇放肆的笑着。

  此时他的身体收到的创伤看起来其实比泰一更加严重,细密的伤口密布他那堪比绵延山脉的身躯。其中有三道最为严重,几乎将他横截四段。

  其浑浊暗红的蛇血顺着激荡的洪水,将小半个东土都染成红色,处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犹如地狱一般。

  但是,这依旧没有让泰一有半点战而胜之的信心。连反驳昆冈大蛇那放肆的言语的勇气也没有。

  因为在这连绵三日的战斗之中,泰一已然明了眼前这庞然大物是何等的怪物,那巨大身躯中蕴含的生命力,就算是所谓的虚空魔族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泰一第一日便破开其蛇首,但半日之后恢复;第二日曾将他拦腰两截,但如今却再次连上,并好了大半;到了第三日,见得情况不妙的白鸟神和望舒神不顾预测之中魔狼的威胁加入战斗,将巨蛇切成四段,剥心挖肺,但时隔一日,这昆冈大蛇却再次恢复。

  “那还真是荣幸,不过若是我杀了你,我就不会做这些多余的事情。”

  吞吐星辰之力稍微恢复行动的力量,泰一身披山岳权柄所化之甲胃,手持冥土权柄所化之长剑,腰间挂着泰山大印。神魂熊熊燃起,准备做临死一击。

  此时的白鸟神和望舒神都已经在昨日的战斗之中力竭后被昆冈大蛇一口吞下,也只有他一人可以战斗了。

  “张世平已经前往冥土,有郁垒在,一时半会还能支撑。此战之后,昆冈大蛇必定会修养些时日,剩下的就看他能不能在东土再整旗鼓了。”

  心中没有半点对死亡的惧意,只是稍微考虑可一下与自己一体两面的张世平的后路,然后无心无念,一剑斩出。

  “临死挣扎!”

  见着泰一一剑斩来,昆冈大蛇不避不闪,嘲笑说道。不过此时的他其实也没力气去闪避了,连日的大战之余,纵然他在那外域之力的帮助下展现出恐怖的生命力,但这并非毫无代价的。

  “噌——”

  全心全意的一剑在破碎的鳞甲处微微受阻,然后从容贯穿蛇躯。但这样的伤势对于昆冈大蛇来说,却不过是被针扎了一下而已。

  “哎!只能到此为止了啊!”

  心中叹息一声,要有预料的泰一继续燃烧他的神魂,准备稍微扩大一下对方伤势。

  但在这时,透过长剑,泰一却感受到了三股神力的气息。

  在这一瞬间,泰一忽然灵机一动,散去神躯之余一点神光裹着泰山大印及山岳冥土权柄,主动窜进昆冈大蛇的腹部。

  “在那儿!”

  昆冈大蛇的腹内并非是好去处,即便是不朽的神魂,再次也会被慢慢的笑容。不过以泰山大印为弦,山岳冥土权柄为阴阳,合成圆融太极之势,倒是能护持泰一神魂清醒。

  而泰一的目标,则是昆冈大蛇所拥有的,泰山之权柄。

  “你想做什么!”

  感受到泰一莫名其妙的冲进自己的腹内,昆冈大蛇立马感到不对,神魂化作呼啸的狂风之语,阻碍泰一的行动。

  但相比昆冈大蛇一见就让人感到无力的庞然蛇躯,他那神魂却并不算强大,尤其是对于泰一这样一个神灵来说,那点阻碍毫无用处。

  “找到了!”

  相比那几乎无用的神魂威吓,昆冈大蛇本身自有的一股异力反而对泰一造成的威胁更大。几乎在短短几个呼吸时间,便将护持泰一神魂的山岳冥土权柄消磨大半。甚至开始渗透权柄的守护,压制泰一的神魂。

  但是在神魂彻底混沌之前,泰一终于找到了深藏在昆冈大蛇体内的泰山权柄。

  “不,这是我的!你这个窃贼!放下!给我放下!”

  这里是昆冈大蛇力量的核心之处,他所有用的泰山权柄,和吞吐的瀚海之力,还有为他带来恐怖生命力的域外异力,都盘踞在此。在那异力的压迫下,山海之力保持着有限的融合,组成平衡之势。

  但是奇怪的是,在这个堪称要害之处,昆冈大蛇本人的神魂意志反而被削弱了不少。刚刚再其身内,他的神魂还能掀起点波浪,到了这儿,却只能吹点涟漪了。

  “真是有意思,断身破脑都不见你有半分惬意,但到了这儿还没有动作,就让你如此恐惧。看来这次我还死不了啊!”

  泰一一边笑着,一边攥住泰山权柄,然后毫无阻碍的融入自己的泰山大印。

  “嗡——”

  随着昆冈大蛇体内那泰山权柄的主体融入泰一的泰山大印,大半淹没的洪水之中的泰山突然嗡嗡作响,厚重地气不断沸腾,在山体上自然形成半圆,迫开洪水,显露出山体。

  而昆冈大蛇却忽然浑身抖擞,原本正在恢复的伤势突然崩裂,腥浊的蛇血萨德倒出都是。

  还在其体内的泰一清晰的看到了事情的缘由,在他抽出泰山权柄的一瞬间,原本安静的那一团域外异力猛然爆发,如猎食的饿狼一样扑向那团瀚海之力,激起了剧烈的反击。

  两者交锋的余波自然无法突破已经圆满的泰山大印防御,但是看到那异力诡异的举动,泰一深感此非善地,当即破开蛇躯出来。然后找到刚刚感受到那神力波动的地方,破开蛇躯。

  一亮白一月黄的神光便卷着以翠绿的神光自蛇腹之中窜出,正是白鸟神和望舒神还有消失在海上的武罗神。

  “这昆冈大蛇怎么了,我感觉到他身上有着非常浓厚让我厌恶的气息。”

  因为时间不久,望舒神和白鸟神还没有和武罗神那样完全失去意志,看着下方抽搐的昆冈大蛇,满是不解的问到。

  “那是外域的力量气息,你们小心一点,现在必须先处理昆冈大蛇!”

  和望舒神、白鸟神交代一句,泰一一点神光卷着泰山大印迅速冲向泰山。

  当回到泰山的瞬间,原本沸腾的地气就像找到主人一样,齐齐冲向泰山大印。

  “开!”

  来不及细思,就如同本能一样,泰一高举泰山大印,念出真言。

  在真言控制之下,席卷而来的地气笔直上冲,宛如腾龙。而天际一直大方光明的土之镇星,此时也垂下一道明黄星光,与冲起的地气合为一体。

  在天际,星辰之光与后土之气彼此交融,慢慢变成一道通明纯净的神光。待到那通明纯净的神光贯穿天地之际,张世平已然明了始末。

  但见他一步迈入天柱之中,原本散去的神躯再次显现,而一袭九章帝君冠冕衣衫,则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他身前。

  泰一深吸一口气,心念一动,那冠冕衣衫自然穿到他的身上。而他则闭目冥思数息,然后向下一指,贯穿天地的神光便循着冥冥通道,落入冥土之中。

  整个冥土在神光的照耀下不断扩张,而作为勾连冥土与阳世的引魂木枝干,则在瞬息之间密布整个世界。

  “孤乃黄章帝君,泰山之主,把握阴阳造化之神!今日加冕,天人共鉴!”

  高举神印,泰一朗盛说道,天地之间,一切生灵,悉数听闻。

  而后,泰一一指在所有人视线之中越发诡异的昆冈大蛇,眼中自然浮现一条环绕世界的巨蟒,厉声说道。

  “汝为天眷之子,不思恩德,反引外域攻伐。此等滔天大罪,纵灰飞烟灭亦不足为惩。孤为三界主,镇汝于冥土,万鬼嗜身,苦毒侵体,永世不敕。”

  言出法随,泰一话音刚落,冥土自发开出通道,将昆冈大蛇吞入其中。

  因为其提醒巨大,整个冥土都因为气坠落颤抖不休。而昆冈大蛇本身,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当下开始挣扎起来。

  但还不等他有所行动,那贯穿天地冥三界的神光便落到他的身上。纵然昆冈大蛇有翻海之大力,但在这贯穿天地的伟力之下,也毫无反抗之力。

  处理完昆冈大蛇之后,泰一循着天柱升入镇星之中。此时的镇星只是一团自天地开辟以来的厚重之气聚合,比下界最荒凉的地方还要荒凉百倍。

  但此时的泰一却没有心思理这些琐事,因为在这个世界之外,有着更危险的敌人。

  泰一的意识以镇星为基石,缓缓渗入整个世界之中,开始体验从世界角度观察万物的独特体验。

  不过他并没有沉浸其中,在稍微了解之后,他便将自己的意识投射到世界外侧。在那里,有一只醒目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和他的世界。

  “再次送上我的祝福,新生的主神。或许应该按照东方的说法,新生的帝君。如果你愿意,我众神之父-奥丁将成为你最好的朋友!”

  那只独眼之中有着二十四个神秘的字符,各自演化,形成一个又一个世界的虚像。透过某种神秘的方式,对方将言语跨过虚空,传递到泰一的意识之中。

  “那么,我是否应该为你敞开这个世界的大门,以此来回报你的友谊?”

  在泰一的驱使下,世界发出他的声音。这声音并无跨越虚空之能,但是泰一相信,对方一定能够看到他说的话。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必然欣然前往,我的朋友!”

  就如同一个和善老翁言语,透过那神秘的独目传递过来。

  “那么,当你欣然来到之时,我是否应当将这个世界最深处的秘密,来自至高者太一的遗泽作为赠礼与你,我的朋友,睿智的神王奥丁。”

  到了这一刻,一切不需掩饰,泰一嘲讽的说道。

  “这并非是理智的行为,至高太一的继承者。纵然你已经是一个主神,但没有岁月积淀的你永远不会明白这个宇宙的危险。我对至高太一充满敬意,但是我并不介意以冈格尼尔毁掉你的世界,然后在废墟之中寻找我需要的东西!”

  那一只独眼之中满是冷意,好不犹豫的威胁到。

  “那便试试吧,看看你的永恒之枪,能否刺穿我的胸膛!”

  泰一毫不客气的还以颜色,说道。

  “这真让人遗憾!”

  那只独眼闭上片刻,然后猛然睁开,二十四个神秘的字符齐齐闪烁,化作一道流光自独目之中冲出。然后瞬息之间跨越时空障碍,来到泰一的身前。

  “太乙五行,造化之机;天地之道,无穷尽已。”

  枪芒为及,其锋锐气机便刺入泰一的意识之中。而这时,泰一则自神魂之中抽出昔日得以封神的天子龙气,口诵真言。

  在真言驱使之下,那缕天子龙气悠然化作一道符召,散布奇异的韵律。

  整个世界都随着这股韵律动了起来,以日月五星为核心,在世界外侧形成一道圆满之光。

  “——”

  锋芒无匹的永恒之枪冈格尼尔没有造成任何动静,便在那一道圆满之光中消散。继而,那圆满之光也随之消散,连带着整个世界一起,如烟火盛开之后悄然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太一五行轮!纵然是陨落的至高,也非我被可及。若是得到这等力量,纵然不及雅威、昊天这两位至高一二,也可以阻止那最后的黄昏吧。”

看过《行道大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