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娱乐平台 > 神话管理人 > 第四百七十二章:以前2
  就在那些外面人的人还在议论这关难度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到越往上身体就越是感觉到沉重,不仅仅是沉重可以解释的,伴随着身体的沉重,仿佛整个心灵都沉重起来,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我看了看其他人是否这样,却看到其他人也是这样的感觉。

  “看来这楼梯果然有些奇怪,为什么人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长风一刃见到我站在原地喘着粗气也没有说什么,长风一刃自信在这个楼梯上面在沉重都可以忍受下来,不过这种让人感觉到心中泰山压顶的感觉,确实最不好化解的,虽然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问题,但是可以想象这一旦有什么问题,那恐怕是很恐怖的问题。

  “我也觉得不对劲,这楼梯明显有些奇怪,虽然那些上去的很快,但是可以看得出他们的身形已经摇摇欲坠,这楼梯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我另外一边的肖立也开口说道,这家伙虽然进入了内敛境界,但境界十分稳不稳定,所以说话都是喘着粗气,能够上到这里已经是费了很大功夫。

  听到这二人的话,我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两个家伙说的全是废话,若这条路真的没有问题,我们也不会这样了,不过我实在是看不出这条路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如果没有那种沉重感觉,我还不会觉得什么,就是因为有了那种沉重感觉,我顿时就不想上去了。”。

  那种心理十分沉重的感觉,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说白了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心里面一样,挪不开也压不下去,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觉得憋屈,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毕竟这大石头已经压在这里了,那就不能够坐视不理。

  “看来要不就是《道德箴言》,要不就是佛门的《心经》才能够化解这种感觉,不过恐怕到最后这种感觉都会被压制住的”我想了想说出了两种方法,其实这也是舒缓心中不爽感觉的经文,只不过是佛道之分而已。

  两人听了我的话,当下也不迟疑,直接就盘腿坐在阶梯上面开始讼念《道德箴言》,长风一刃和肖立虽然是份属玄门,但这两本经书中也就《道德箴言》能够化解一二,至于那《心经》他们是都不会考虑的。

  正在我也准备闭眼诵读经文的时候,我却发现这庆云和尚以及旺达大师两个人闲庭信步的走了上来,看着两人淡定的样子,仿佛没有受到什么压力一样,这倒是让我有些大感意外,当下我就双手合十冲着两人问道“不知道二位大师,为何闲庭信步,而我们却十分的劳累,这实在是让我有些不解。”。

  两人均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紧接着庆云和尚性格本就有些急躁,当先说道“张施主,我等二人除了感觉到身上有些沉重以外,并没有什么太过劳累的感觉,只不过是感觉这步伐有些沉重罢了。”说着庆云和尚还看向了旺达大师,想要从他那里得到证实,要知道这二人同属佛门,虽然一个是藏传佛教一个是汉传佛教,但是这本就是地域性的差别,不过却可以让两人取长补短,所以这二人一路走下来谈经论道,出来步伐有些沉重,倒是没有其他的感觉。

  在我旁边的肖立和长风一刃听到这二人的说话,都是有些目瞪口呆,毕竟这二人跟自己的状态完全不同,跟其他人的状态也是不一样,可以这么说,若是二人就这样上去,随随便便就可以达到最高的位置。

  我和肖立长风一刃对视一眼,然后从两人的眼中看出和我一样疑惑,只不过庆云和尚和旺达大师,见我们不再询问,也没有多做停留,双手合十与我们道别后就直接离开了,看着两人如此轻松的离开,我们三人都是无语,谁都没有搞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我想了想说道“若我猜的没有错,恐怕问题还是出在这条路上面,他们也说了自己身上感觉到重量,也就是说他们也觉得身上有重量,这点倒是和我们一样的,但是却没有说心里感觉到沉重这件事情,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并没有我们心中的感觉,看来这条路应该还是和心境有些关系。”。

  长风一刃听到我的话,当下仿佛想到了什么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记得师兄和我说过,这试炼中有一种很恐怖的道路,叫做问心路,虽然看似没有任何危险,实际上却是杀机四伏,据说只要走过这条路的人都会大彻大悟,看来这庆云和尚和旺达大师由于是佛门中人,心境本就足够完美了,所以才不会有我们这种心情沉重的感觉。”。

  听到长风一刃的解释,我也能够理解这两个佛门众人为何心境稳定,这心境能够不受到侵扰的人,也就几种而已,一来是修炼有成的大神通者,据说这些人能够将自己的心魔排出体外,通过本体将其杀死,二来就是佛门这种注重修身养性的门派,能够将心境达到完美境界,正因为这样佛门中人的心境乃是很完美的,而玄门修炼者虽然注重心境,却不是最注重的,所以心境并没有这么完美。

  “看来我们三人还是要斩除心魔才行。”我突然间这么说道,我想到或许是刚刚我将心灵之火完全收走,又将那种奇怪的液体收入囊中,才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不过我也确实猜的没有错,真是因为我一系列的动作,最终导致这第三关变成了太古问心路,不过这太古问心路可没有这么简单。

  当下我们三人坐在台阶上面缓缓闭上眼睛,三人同时用护体罡气罩住自己,免得有人偷袭自己,很多在我们后面的人看到我们这个动作,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却知道现在是超越人的好时候,就算是他们和我们一样疲惫,也不敢停止,而是一路朝着上方冲去,就算是身体越来越累,也只是强撑着不敢停下来。

  另外两人是怎么样的心魔我不知道,但是我心境沉淀下来以后,却依然回到了四合院内,只不过现在面前却并不是空空如也的床铺,而是五个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在上面,这些尸体都被抛开肚子,身体内的器官流了出来,只不过细细看下来,这些尸体上面的心脏都不见了,这场景就算是我现在看到都觉得有些恐怖。

  我当下运转了一下真气,发现自己虽然沉浸在心境之中,修为却依然存在,这倒是让我有了些许安慰,毕竟这代表我还有自保的把握,只不过画面一转就出现了另外一番场景,我仿佛从一张床上刚刚睡醒,我整个人朦朦胧胧的出现在一个寝室里面,这个寝室十分干净也十分舒服,我面前的这些人正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

  陈知看到我睡醒过来,当下调侃着说道“没有想到呀,你小子倒是富家子,不过我们学校的这第一大美女的石榴裙可是不好占领,你看这陆竹民可都是费劲脑汁都没有成功”陈知这说话就不着四六,直接就将在专心看书的陆竹民给拉扯进来了。

  “陈知,我是你大爷,你小子嘴巴能不能积德行善,老子正在暗自神伤,你就来撮老子的伤疤,你就没有点同情心吗?”陆竹民虽然看上去有些木讷,鼻梁上又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却是一个火爆性格的人,这一出口就成脏了。

  “我对于那位梦大小姐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小陆子要是想要追求她,我倒是可以帮忙。”说完这番话我就翻身下床直接进入洗澡房冲凉,这可是最热的七八月份,也不知道为什么秋老虎会在这个时候发威,让人有些燥热难平。

  陆竹民听到我这么说,那双本就不大的眼睛就像是被人用牙签顶开了一样,瞬间折射出异样的目光,这倒是将一直看着他的陈知有些无奈,不过陈知也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就没有接着调侃下去,毕竟再说下去也是无奈,这陆竹民虽然在同寝室面前看起来彪悍,实际上却是个比较自卑的人,陈知深知这一点,每次调侃陆竹民也就点到为止,不再深究其中的含义,免得陆竹民不舒服。

  “我说我都洗完澡了,你们还不准备一下,今天上完那灭绝师太的课,我可是要回家的,到时候又查寝的人,你们帮我糊弄一下就算了”我穿好衣服拿上课本就等着其他两人出门,至于宿舍里面的其他三个人去干什么了,我就不知道,不过这两人穿衣服的速度倒是很快,一下子就将衣服穿好拿上书本杀向教室。

  要知道我们本来学习的就会经济学的课程,不过给我们上经济学的这位老师,估计是没有结婚,所以大家都喜欢叫这位吕教授灭绝师太,可以说谁要是在她的课上开小差,那这双小鞋穿到毕业都不用想要脱下来,甚至会影响论文答辩的成绩,这可是师兄师姐血一般的教训。

  到了教室以后其余三人都已经给我们占好了位置,我们坐下来以后就见到教室内的人都看向了我们这边,这时候那个满嘴跑火车的罗大炮大声笑着“土豪果然不一样,一进来就被这么多美女盯上了,我们看着中间还有很多帅哥呀。”罗大炮这一说很多美女都脸红起来,而这些美女都是其他班的同学,这可是大课所以很多班在一起上课都是正常的。

  “我告诉你罗大炮,你在满嘴跑火车,我就拿一根针将你的嘴巴封起来,让你这辈子都说不了话。”我对罗大炮是有些无奈的,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直到灭绝师太进入教室,都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不过灭绝师太的课堂上又有谁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很多人都只是坐着神游天外而已。

  很快一堂课就结束了,我却已经看到早就等在门口的张依雪了,这小丫头估计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这小妮子得到老爷子的宠爱,竟然刚刚得到了驾驶本,就直接给她买了一辆火红色的福特mustang,这可把这个人来疯的小妮子给乐坏了,不过我也乐得清闲,免得还要自己开车来学校,或者要什么保镖来接,我都不想搞得这么麻烦。

  “老哥,你这么慢”张依雪嘟着嘴满脸抱怨的看着我,很多还没有离开的美女看到张依雪都是报以微笑,而很多看到张依雪的男生,却都是满脸献媚的笑容,看来这是被张依雪那天真无邪外表给蛰伏的男生,不过我却有些无奈。

  “你当这学校是你开的呀,你这小妮子今天不上课跑来接我干嘛?”我揉了揉张依雪的头发,然后看了看旁边还等着我介绍的五个家伙,也就不等张依雪回答,就先将这五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介绍给张依雪,张依雪也没有见外,和他们亲切的打招呼,这倒是让旁边没有得到介绍的男生羡慕不已。

  等打过招呼以后张依雪才说道“我今天可是带着任务来的,茂哥哥说让我将你接过去,具体是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张依雪满不在意的说道,这小妮子本就听徐茂的话,所以我也不在意,就和那五个家伙打过招呼以后,直接删了张依雪的车子,而张依雪也是摇了摇手算是打过招呼,一脚油门就直接冲了出去,这倒是让其他人没有想到的事情。

  主要是没有想到张依雪的车子会开的这么快,因为张依雪怎么看都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美少女而已,不过他们又怎么知道,张依雪是真正的人来疯,就是那种随便一脚就可以一百二十迈往上的人,估计老爷子知道了,说什么都不会让张依雪开车子了。

  这张依雪开车很快就到了北平城边缘的一座度假山庄内,这是徐家的产业,其实就是徐家给交给徐茂打理的地方,说白了就是徐茂在这里面胡作非为都是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徐茂乃是徐家的独苗,只要不是太过于纨绔,就算是把天捅出窟窿,这徐家老爷子都有办法将这窟窿补上,所以徐茂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也不是什么问题。

看过《神话管理人》的书友还喜欢